东方国石首页  »   新闻资讯   »   博览  »   正文

韩天衡:浅论倪东方石雕艺术

2018年01月09日 10:10 作者:东方国石艺术网 浏览数量:502
鹤城青田,处浙南雁荡西麓,山青水秀,人杰地灵。为世所宝的青田石即产于斯,遂使青田山乡之名蜚声中外。

 

倪东方、倪伟仁合作大型灯光冻作品《大丰收》 108cm*80cm*40cm

东方国石馆藏


 文:韩天衡

 鹤城青田,处浙南雁荡西麓,山青水秀,人杰地灵。为世所宝的青田石即产于斯,遂使青田山乡之名蜚声中外。

美丽清纯的青田奇石,宋元以降就孕育了一茬茬的石雕名匠。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身怀绝艺的石雕家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创作环境、地位和影响。而艺名与日俱隆的倪东方先生更是青田石雕家中的杰出代表。

笔者素好印石尤留意于青田与寿山,因为这层缘故,每有石山探胜之旅,在青田山口与倪东方先生相识也近三十年了,由慕其大名相识,又数度登临他的惜石斋,拜读到他历年自创自藏的石雕佳作,满目琳琅,心旌激荡,遂由相识而相知,对他的高技妙艺,益多敬佩。以我对倪东方先生艺术的认识,以下几条是不能不论的。

濯古来新就,坚持题材与技法的原创性是他治艺的特色之一。他是青田石雕界的通才,对于题材,他是百般皆能,于花卉、山川、蔬果、虫鸟、走兽,乃至人物,刀落石开,即能形神兼备。然而,他不满足于此,作为新时代的石雕家,开拓原创,始终是他孜孜的追求,而且是作为贯穿一生的责任。他能大胆地摆脱传统题材赏花玩月的老套,作题材上全新的拓展。中国的老百姓,千百年来崇尚的是“民以食为天”,而古来哪有一件石雕作品是去表现,赞美稻谷的?伟大而寻常的稻谷始终未能登上艺术的大雅之堂,因此,在青壮时期,他就精妙地创作了“谷穗”的雕件,这件横空出世、魅力无穷的佳作,曾获得了邓小平同志的赞赏。诚然新题材,务必有新技法,在这方面的艰辛与出色的探索,是一两句话不易于外人道的,故而也只能从略不论了。

相色施艺,巧唤石魂,是他石雕艺术的又一特色。以青色为基调的淡雅青田石,也有七彩流光的另一面,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万花筒般的绚丽,的确是令木雕、玉雕、牙雕等姐妹门类望尘莫及的。不过,天工之美又要巧施以人工之美,双美合一,才能美轮美奂。因此,发现与巧用色块即成了衡量一位石雕家洞察力、想象力的标尺,而倪东方先生正是个中巨擘。发现靠慧眼,巧用靠推敲。因而,面对美妙可造的色石,不放过、不糟蹋,往往要作春来冬去的长期反复揣摩。诸如,他曾得到一块夹板彩冻石,先后琢磨了一年半,方才水到渠成地巧施绝艺,诞生了《月蟾》的名世佳作。此外,他的代表作《花好月圆》,也有“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漫长酝酿过程。正是对这块夹板彩冻石的色泽巧作,那红艳含露欲滴的花朵,栖息于繁枝虬干间的喜鹊,烘托出一轮荧光四溢的圆月,造极的巧色化为诗的境界,静穆雅研,温馨莫名,令赏者齿颊流韵。这雅韵高格,足以与八大画、易安词媲美。


倪东方作品《傲骨寒香》 第十三届文博会金奖  东方国石馆藏

去繁求简、标新立异,以少少许,胜多多许,运刀无多,尽现风流,是倪先生的特色之三。我不能掩饰我的不满,镂而又镂,千孔万洞,斧痕太甚,也由于不能删繁就简、朴素求美,往往使作品坠于俚俗和繁琐。睿智的倪东方先生,似乎早就洞察到这弊端,在他众多的作品里都能明显地玩味到他刻意在观念和雕技上做减法,乃至做除法的成功探索。其实,这与中国画中的大写意是一脉相承、义理相通的。诚然,“大写意”可化万为一,也可以一挡百,而简括、洗练,当是真正赢得艺术上“意”趣、“意”境的检验标准。诸如,他所创作的《静待》,即是在一块天然布满了红褐色与条纹的拳石上,仅以点睛之笔稍施镂刻,即成就了这件佳作,似信手拈来,实神来之笔。这正是他对传统石雕“离经叛道”而取得的清新成果,具有美学上的开创性和独特性。又如,他在八十高龄时幸获一块红木冻独石,若颗粒状的斑驳且古苍的皮壳,激起他的创作欲望,他仅仅在其上晶莹色青的那部分,略使刀锥,即很传神而写意地呈现出串串水灵的葡萄,他为之定名《肌珠俏》。九分天成,一分自运。正是这看似容易实艰辛的“一分自运”,成就了倪派石雕的独特风格。


倪东方作品《欢天喜地》 东方国石馆藏

雕镂之妙,本在刀技之外,这是倪氏石雕的特色之四,或换言之,这也正是他石雕艺术能取得大成的关键所在。综观他的众多作品,自有一股文气扑面而来。这在工艺美术中是极难能可贵的。这显然是跟倪东方先生的学识与修养攸关的。古人常云:“含道映物”,讲得正是艺术家精神上的智慧之光,必然会关照和指导他创作上的具体表现。倪东方先生虽生于山区,长期工作于石乡,但他是一位勤学善思、追求精神层面的智者。区别于大多石雕家,他好读书、好深思,信奉“读书养气、读书生魂”。数十年来,古代四大名著,唐诗宋词始终伴随左右,百读不厌。这经典文化潜移默化,滋养心田,成为他一生攻艺中去粗求精、拒俗求雅、汰劣得、删繁就简,力求高格的良师与挚友。的确,学问修养永远是艺术登峰造极不可或缺的内力。

倪东方先生的石雕艺术,是那样的清新、精湛、别致,神奇美妙的青田石,造就了卓然不凡的石雕家倪东方。我自忖,顽石有知,当庆幸于能让倪东方神萦梦绕和刀锥增美,让顽石成金,让顽石成了有生命的精灵。倪东方先生不愧是青田石雕史上划时代的艺术大家。

 

2008321日于上海豆庐

 


条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