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国石首页  »   新闻资讯   »   博览  »   正文

缶翁治印重青田

2019年03月06日 10:29 作者:东方国石艺术网 浏览数量:548
“青田石不计大小,检清白者,望买一大筐来,我欲自刻印。並因前刻成者为人偷卖,平日心血一旦抛弃,恨恨。唯腰员者不宜多买,切切特书。”


 

在一次吴昌硕先生后裔提供的家藏缶翁篆刻印珍展示中,展出了吴昌硕先生的名章、斋印、闲章等十数方,认真观之,竟多数是取青田石作印材的。如白文印“安吉吴俊章”、极有个性的名号印“(吴俊)苦铁”、为恩师杨岘所篆的朱文印“显亭长”、常用的朱文斋名印“破荷亭”,怀念故乡的白文印“归仁里民”等等,均为青田。

 

 

吴昌硕刻青田石白文印“归仁里民”

 

 

吴昌硕刻青田石朱文印“破荷亭”

 

最有意思的是他43岁时篆刻的青田石白文印“安吉吴俊昌石”,边款即是“旧青田石,贵如拱璧,六字工整,刻重其质也。”足见他对青田石的青睐、器重。这十余方印,尽管多为普普通通的青田素石,色泽暗沉,但历经百年,火气褪尽,包浆醇和,温婉古雅可人。   

 

 

吴昌硕手书便条

 

吴昌硕先生曾有一纸拜托浙江亲友代购青田石印材的便条,十分有趣:“青田石不计大小,检清白者,望买一大筐来,我欲自刻印。並因前刻成者为人偷卖,平日心血一旦抛弃,恨恨。唯腰员者不宜多买,切切特书。”

 

 

明崇祯七年刊钤印本《翰苑印林》书影

 

明代吴名世《<翰苑印林>序》曰:“石宜青田,质泽理疏,纯以书法引乎其间,不受饰,不碍刀,令人忘刀而见笔者,石之从志也,所以可贵也。”

 

清代篆刻家谢坤云:“印石,青田县所产称最,寿山次之,昌化又次之。”

 

当代篆刻家韩天衡亦认为:“青田、寿山皆石中之翘楚,令刻家和藏家心荡神移。是得一望二、嫌少欠多的尤物。然纯以刻印出发,则吾依旧惟倾心于青田。”

 

 

吴昌硕刻青田石朱文印“半日邨”

 

 

吴昌硕刻青田石白文印“昌硕”

 

在我国几种主要印材中,寿山石基本上属地开石,巴林石属高岭石、明矾石,长白石属高岭石、地开石,皆主要由高岭石族矿物组成,唯独青田石属叶蜡石类。研究证明,叶蜡石生成时的温度、气压都比高岭石高,故石质较致密、耐温,是篆刻艺术的理想印材。

 

青田石的优点:

一是耐水、耐潮、耐火、不变色、不变形;

二是宜于奏刀,刀感脆软,刀起刀落,石屑飞溅、十分爽快;

三是易镌、雕、刻、锯、锉、凿,能充分施展雕刻技艺;

四是刻成印章吃朱不吃油,印色鲜明,色泽不褪,宜长期保存。

 

 

吴昌硕刻青田石白文印“削觚”

 

 

吴昌硕刻青田石白文印“吴俊之印”

 

正因为青田石价廉物美,同时吴氏篆刻特有的“钝刀硬入”纵横恣肆的风格特点与青田石性质契合、能奏出雄浑大气、古朴遒劲的印风,所以才备受缶翁青睐。有研究者归纳:“吴昌硕自篆印章的石材,大多很普通,较平常”。印如其人,吴昌硕先生的为人亦如普通平凡的青田石一样,厚重、实在、有亲和力。(当然,缶翁亦不乏用其它名石篆刻的印章。如以芙蓉石篆刻的朱文印“苦铁欢喜”、白文印“俊卿大利”,以田黄石篆刻的白文印“酸寒尉印”、“吴俊卿”、“仓翁”、“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一月安东令”等。)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东方国石微信公号:金石之盟(jinshizhimeng001








条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