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国石首页  »   新闻资讯   »   博览  »   正文

韩天衡眼中的青田石

2017年12月22日 11:35 作者:东方国石艺术网 浏览数量:257
自从明代文彭将雕刻饰物的石材用来制石章,当时的文士骚客,如蓬从风,耕石不倦,从而开辟了我国篆刻史上的石章时代。倘要考察文彭“引进”印坛里来的石材,它的故里是在浙江的青田。


韩天衡
 

自从明代文彭将雕刻饰物的石材用来制石章,当时的文士骚客,如蓬从风,耕石不倦,从而开辟了我国篆刻史上的石章时代。倘要考察文彭“引进”印坛里来的石材,它的故里是在浙江的青田。青田石在中国印文化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是最早被引入篆刻艺术殿堂,最受篆刻家推崇、应用最广泛的印材。

中国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西泠印社副社长韩天衡认为:青田石被选用于主流治印,是青田石的石性所决定的。因其石质细腻,脆硬合适,随刀刻划能尽得笔意韵味,使用青田石能集篆与刻于一体,两个过程均完成于印家一人之手。近代,青田石以其卓越的天然品质,渐渐托起了一个国际级的印学社团西泠印社。在《西泠后四家印谱》中见印344方,青田石216方,占70%。国画大师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都十分钟爱青田石,多用青田石治印。韩天衡对青田石极为推崇,曾在《我所认识的青田石》一文中说:“以印材论,上品青田石本身即为艺术品,……毋论质地冻或非冻,石性皆清纯无滓,坚刚清润,柔润脱砂,最适于受刀听命,最宜于宣泄刻家灵性,因此青田石是印人中最中意,最信赖的首选印石。”


林观博大师作品《银河落九天》,东方国石馆藏
 
  青田石是不可再生的稀有资源,与盛产巴林石赤峰市相比,在资源保护方面青田县比赤峰市差远了。作为江泽民赠送的国家礼品,韩天衡曾受命为参加亚太峰会的领导人治印,用的印材就是巴林石。赤峰市对巴林石的开采有组织、有步骤、有章法,对石矿该封的封起来,该保护的保护起来,甚至对已经流落市场的高品位巴林石,有的还采取回购手段。他们视资源为珍宝。相比之下,青田石的命运就没有巴林石幸运了,开采挖掘基本上处于无序状态。谁惜资源,谁得天下,谁有资源,谁得天下,将来肯定是巴林石的天下。


灯光冻素章,东方国石馆藏

韩天衡说:“印,执政所持信也。”古人为执政所持便于携带印信,就在玺印上方穿孔系上印绥佩于腰,这就诞生了最早的印钮。秦汉以来,印钮功能由原来的便于执捺系佩,进而成为权力大小的凭证信物的一种标志。元末王冕始以石刻印,印钮功能从实用性过渡到工艺艺术性。明代中期私印印钮朝微刻艺术的方向发展,逐步成为一种可以独立欣赏的工艺美术品。清代以来制钮名家辈出,无石不钮,惟妙惟肖的印钮雕刻艺术得以空前发展,自成体系,与传统的印章篆刻艺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韩天衡不无遗憾地说,靠印章篆刻扬名的青田石,而今在印钮艺术上却无所作为,青田没有留下一方好的印钮来。好的印钮都出自福建寿山,这跟青田县对青田石的定位有关,在寿山,最好的石头做印,在青田最好的石头做雕,在寿山最有本事的做钮,在青田,最有本事的雕件。周百琦是很有才华的石雕工艺美术大师,可惜死得太早,我到青田去时,他拿来一方很高档的兰花印材请我刻,也没有雕印钮我就给他刻了个闲章。在青田,学手艺第一步是去雕钮,艺学成了,就不雕钮了。因此,对青田印材,我们宁可没有钮,宁可"六面光"不用钮,这是文人对青田雕艺界的否定和反抗


 

条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