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国石首页  »   金石文化研究院   »   资讯  »   正文

青田印石与文彭篆刻

2017年11月22日 10:34 作者:东方国石艺术网 浏览数量:1078
朱简《印经》中将明代中晚期的印章流派分为“三桥派”“雪渔派”“泗水派”三派,三派的创始人分别为文彭、何震、苏宣三人。

朱简《印经》中将明代中晚期的印章流派分为“三桥派”“雪渔派”“泗水派”三派,三派的创始人分别为文彭、何震、苏宣三人。


文彭 像

文彭(1498―1573)字寿承,号三桥,别号渔阳子、三桥居士,江南四大才子文徵明长子,诗文、书画、篆刻,且造诣颇深尤以篆刻名世

据传,文彭曾在南京城繁华街头购得四筐石头令人锯开,灯光下奇石晶莹剔透,遂成图章印石,其中质优者,是为半透明青田“灯光冻石”,稍差者,当时老坑石。文彭发现此印石篆刻较易,刀感爽利,崩裂之处尤显斑驳古意。自此,青田灯光冻、封门青等印石之名始于世,名传四方。文人学士逐渐改用石章。对此青田名石,文人治印亦可自篆自刻,文人印遂滥觞于此。文彭篆刻白文追汉法,朱文取宋、元遗风而自出新意,由此创立了明代第一个篆刻流派“三桥派”,亦称“吴门派”。由此,将中国篆刻史从铜印时代入石章时代,后世尊文彭为文人篆刻鼻祖


“琴罢倚松玩鹤”印,用材青田石。印六字,分三行,每行二字竖排。文以秦篆,略参缪篆;线条结体,参照汉朱文印模式,平匀整,颇为工致,明中期典型印章风格。其印边、印底,亦参照当时牙印刻制处理法:“边细于文”,时间久而细边磨损,似成无边朱文。

此印五面具款,:“余与荆川先生善,先生别业有古松一株,畜二鹤于内,公余之暇,每与余啸傲其间,抚琴玩鹤,间可乐也。余既感先生之意,因检匣中旧石篆其事于上,以赠先生,庶境与石而俱传也,时嘉靖丁未(1547年)秋三桥彭识于松鹤斋中。”时年文彭五十,印为唐顺之所

文彭刻灯光冻石印章 “我已定交木上座”“文章不求百年老”(一对)高16.2cm;宽7cm北京中拍2010 成交价952万元

印面呈正方形,一朱一白。朱文为“我已定交木上座”,篆书。白文为“文章不求百年老”,篆书。印章上方刻有行书款的“我已定交木上座,三桥题”,和“文章不求百年老,文彭刊”,刻在规定区域内,四周刻有螭龙纹图案。边款内容丰富,为金农、朱彝尊、赵之谦、吴昌硕等大家题刻。此巨印包浆温润,灯下晶莹剔透,有玉质感。颜色上半段似白果青,下半段似青非青,似黄非黄,似黑非黑。印面周边栏有破损之处,符合文彭为了追求汉印残破古朴的金石味,而故意弄残边沿的特点。印坛泰斗、金石学家沙曼翁先生鉴定此印后认定为文彭遗物无疑,并撰文证明。此印的出现,无疑是对我国篆刻史的有力补充,也是对文彭先生研究的重要物证。


 

 

  

文彭的双刀行书边款:“印学源于秦汉今人仿之者益盛皆无创意余做边铭并无哗众取宠之心实乃古人用金铜玉类做玺凭信之用今得之浙石用刀适宜可随兴所至而快意也辛丑荷月长洲文彭制。”


 

 

朱彝尊题“文公神品印遗珍 竹垞题识”;章必淳题“飘逸劲健 梓邨”

吴昌硕题“文博国公巨印珍品”;右:吴咨题“吴咨审定”


 

金农:“三桥遗迹文坛首珍  金农题”

 

  

赵之谦边款题跋文公巨印金石之宗边铭新意创一代印派始祖叹服也 之谦题


吴昌硕边款题跋文博国公巨印珍品 昌硕题识 

 

沙曼翁先生亲笔鉴定证书


条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