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国石首页  »   金石文化研究院   »   鉴赏  »   正文

春酣酒亦酣──戴进《春酣图》赏析

2022年05月13日 09:58 浏览数量:402
在明人戴进的笔墨生涯中,对春景的描绘颇多,有“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春游晚归图》,有描写农人耕作的《春耕图》,还有水墨清远的《春山积翠图》和青绿氤氲的《灵谷春云图》等。

来源:美术报



明 戴进 春酣图轴  291.3×171.5cm  绢本 立轴 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戴进 春酣图轴  291.3×171.5cm  绢本 立轴 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明人戴进的笔墨生涯中,对春景的描绘颇多,有“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春游晚归图》,有描写农人耕作的《春耕图》,还有水墨清远的《春山积翠图》和青绿氤氲的《灵谷春云图》等,而最为热闹丰富的就是这幅《春酣图》了。

  《春酣图》是一幅尺寸巨大(291.3×171.5厘米)的绢本设色立轴,传为戴进所作,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图绘苍松翠壁,桃花山村,春日会饮,扶醉而归的情景。画中主山一分为二,山下由松树和蜿蜒山径切割出的各个独立画面中,上演着一幕幕人间“戏剧”,人物彼此之间的眼神和动作,互动频繁而多样,充满了世俗的山野趣味。近景描绘的是春日暖阳中,山涧水边之场景,右绘二小舟夹一竹筏停靠于河边,前舟之上一翁把酒正饮,对面妇人持壶待斟,妇侧一翁则伏桌轻酣,从其舒展的面部表情可见其身心之轻松;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邻舟之上,一大汉盘坐船头,正回身急切地看着在炉边忙碌的妇人,颇有饥饿难耐之态;此时,左侧的山路之上,醉归的行人正络绎不绝,行色匆匆,状态各异,官员马背扶醉、差仆相顾之状特见其妙;图正中,石上巨松挺拔葱郁,有冲霄之势,将观者的视线引入中景,直至高耸陡峭的山峰之上。中景由下而上,左绘松掩官舍、扶醉归人、酒家旗招、平台观云、深山古寺,右绘扶醉过桥、山家院饮,所绘场面层次穿插巧妙,众多人物也姿态各异,皆唯妙唯肖。而远景所绘出云之奇峰,则山石皴点粗细转折多变,连皴带染,具有强烈的笔势与墨色变化效果,气势磅礡,为全图奠定了高远的境界。此图之妙,尤在人物形态的描绘,衣摺线条行笔顿挫、劲健洒脱,动感非凡,展现出民间百姓欢乐的氛围,具有浓厚的世俗情趣。

明 戴进 春山积翠图
明 戴进 春山积翠图

  此图本幅之上无款印,旧称戴进所作,然从画中嶙峋的山石结构和空间景深,过多的强烈跳跃抖动、扭动呈现开叉或锐角转折的线条,以及笔墨略显细碎等特征来看,似与戴进的笔墨技法不类,而与活动在嘉靖年间的浙派后期名家郑文林的传世作品颇为相近,所以,此图颇有可能是出自郑文林之手。不过,如此笔墨精良之作,无论如何都可视为“浙派”绘画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这一点毋庸质疑。

明 戴进(传)  仿马远踏歌图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明 戴进(传)  仿马远踏歌图 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

  “浙派”,在明代绘画史上,是首当其冲的重要画派,是以戴进为代表的一批浙江籍的职业画工,取法南宋院体,以粗豪劲利的笔墨为技法特色。不仅在社会上以画谋生,而且有不少还进入到宫廷之中,成为锦衣卫的供奉画家,也是宫廷绘画创作的主要力量。

明 戴进(传)  溪谷采薇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
明 戴进(传)  溪谷采薇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

  戴进(1388-1462),字文进,号静庵,钱塘(今浙江杭州)人,浙派的开创者和领袖人物。初为银工,后改习画,早年即负盛名;善画人物、山水、花鸟,功力精深,不拘成法,自成一家。其画风,以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为宗,兼学北宋的郭熙、燕文贵;用笔粗放而刚斫,简括而刻露,力量多外露,内涵略单薄;偶作淡荡清空一路,较别致。于宣德年间曾入宫廷作画,因受排挤而离去。在京时,与大臣王直、杨士奇、夏昶等交往密切,留下许多画作。大约在正统末年,离京返乡,回钱塘后声誉高涨,被称为“浙派”之首。正因为他的名,有些同时代或稍后水平高的浙派无款之作,就被后世归于他的名下,此《春酣图》或即是其一也。

明 戴进 箕山高隐图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明 戴进 箕山高隐图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条用户评论